□記者寧田甜實習生劉樂蒙文首席記者陳曉東攝影
  閱讀提示|新生嬰兒對新環境不適應時,護士們會用慈母之手握其小手給予安慰;新生兒拉的便便,為辨別是否正常,護士們除了觀察顏色外,還會用鼻子聞;新生兒家長喂奶不在行,護士“媽媽”會協助喂奶……
  而對自己的孩子,她們卻照顧不周或無暇照料,內心深感愧疚。
  5月11日是2014年母親節,5月12日是護士節。
  在今年這兩個節日前夕,大河報記者走進河南省人民醫院(下稱省醫)婦產科,走近那些同樣也身為母親的白衣天使,體驗她們在新生兒護理工作中的辛苦和大愛,傾聽她們作為母親對自己孩子從未坦露過的心聲。
  我雖不是母親,但要對得起這個角色
  時間:5月8日地點:產後二病區病房人物名片:王玉華,護師,近7年從業經歷
  護理心語:“我雖然還未做母親,但我要對得起護士這個角色,做到善心、慎獨。”
  4時08分,記者跟隨當班的王玉華來到一個病房。這裡住著一對剛出生三天的龍鳳胎。因是早產,兩個孩子黃疸指數都高。王玉華輕柔地抱起男嬰,平穩地放進新生兒黃疸治療箱,之後小心地給孩子戴上眼罩。不料,剛打開藍光開始治療,孩子便嗷嗷大哭起來,手腳亂動、四處翻騰。
  看到這一幕,病床上的孩子母親因心疼孩子,抹起了眼淚。王玉華一邊輕聲安慰她,一邊對著孩子小聲重覆,“沒事了,孩子”。隨後,王玉華伸手輕輕拉住孩子的小手。
  奇妙的是,一直大哭的孩子,很快恢復了平靜,安靜地開始接受治療。
  玉華說,孩子在母體內和在人的懷抱里是很舒服的,但進到治療箱後,會產生各種不適應,“拉著他的手,就會給他一些安慰。”
  玉華在幫助孩子治療期間,也同時給在場的孩子父母及奶奶交代怎樣照顧孩子。
  孩子的母親是剖腹產,肚子還有些疼痛。看孩子安靜後,玉華又轉身幫孩子母親系腰部的束縛帶。
  忙完一陣子的玉華,已是滿頭大汗。忙完這個病房,她又趕去給即將出院的另一產婦做宣教,等那個結束,緊接著還要給其他病房的產婦做擦洗護理。
  直到接近下班,玉華才稍稍休息一下。玉華是護理專業畢業的,2008年便已入職護士。如今,對於還未做母親的玉華來說,如何照顧新生兒,早已經驗豐富。玉華說,“我雖不是母親,但要對得起這個角色。善心、慎獨。我要求自己必須做到這四個字,無論何時何地,對待孩子都要充滿愛心。”
  每次看到新生兒發自內心深處的母愛就會被激發
  時間:5月8日地點:產後二病區護士站人物名片:劉淑芳,護士長,14年從業經歷
  護理心語:“你對孩子的母性之愛,是有磁場的,孩子能感覺得到。”
  8日下午,大河報記者見到了劉淑芳。劉淑芳說自2000年入職以來,照顧新生兒,一直都是她的工作。
  劉淑芳說,做護士期間,每天最擔心的是,新生兒們吃得好不好。因為,如果孩子長時間吃得少,容易出現低血糖反應,影響孩子的大腦細胞發育,因此,她會經常到病房看孩子,看看家長照料是否妥當。
  劉淑芳的兒子現在4歲。做母親前,她更多的是盡職盡責,而當母親後,在護理工作方面,有所改變。每次看到孩子,發自內心深處的母愛就會被激發。
  和她一樣,同科室其他的護士也是。有的休完產假做了媽媽重回工作崗位後,再去給孩子們打針,有時會心疼得下不了手。同樣,看到孩子哭鬧,也很心疼。
  她記不清是哪一年的夏天,有一天她值夜班,有人聽到婦產科的步梯間有孩子哭。她得知後趕緊跑過去,將有明顯先天性疾病的男嬰抱了回來。因為太晚,不忍心將孩子送出去,她便一邊值夜班,一邊向病房借些奶粉喂孩子喝。直到次日,她才按照醫院程序將孩子交給保衛處。
  “孩子哪怕有細微的需求,我們都會知道。你對孩子有愛,孩子是能感覺到的。”劉淑芳說。
  到底迎來多少新生兒,忙得難以計數
  時間:5月8日地點:產後二病區護士站人物名片:趙麗娜,主管護師,16年從業經歷
  護理心語:“儘管腿部靜脈曲張嚴重,但每當看到新生命降臨,就又特有成就感。”
  8日下午,趙麗娜一直在護士站的一間配藥室忙碌。她每天的工作是將新生兒們該打的針劑配好,之後做一些輔助性的護理工作。來這,也就一年時間。此前的15年,她一直在婦產科產房做助產士。
  那時的工作,在她看來,是一種時刻忙碌、神經緊繃的高壓狀態。
  在產房,有些產婦產程時間長,非常痛苦,有的孕婦會又抓又踢。作為助產士,心理上必須有很強的承受能力。產婦進待產室後,她和另外一名搭班的助產士要不停地給產婦做檢查。一旦產婦上了產床,每隔5分鐘就要聽一次胎心。產婦沒生之前,心裡是又害怕,又期待早點見到孩子,助產士要不停給孕婦做心理疏導。
  整個產程下來,趙麗娜說,簡直就像打仗。但當孩子呱呱墜地的那一瞬間,她作為抱起孩子的“第一媽媽”,特有成就感。
  而最讓她有成就感的是,2008年,她被暫時調到婦科工作,一位孩子的母親把電話打到那裡找她。說是,孩子那天生日,孩子出生時是她負責接生的,向她表示感謝。那時,她有一種說不出的自豪感。
  趙麗娜的兒子8歲了。做母親後,再見到這些孩子,她更是飽含感情。
  做助產士時,趙麗娜有時值夜班,最多時一晚上為8名產婦接生。晚上時常忙得不可開交。有時,她需要給嬰兒洗澡,20多名嬰兒挨個洗,洗完還要給嬰兒擦粉、穿衣,打針。因為工作忙碌,平時陪伴兒子的時間很少,她孩子2歲時就被送進了幼兒園。在她心裡,覺得對不起兒子。
  隨著慢慢長大,兒子開始懂她。兒子有時會說,“媽媽,你那麼辛苦,我不應該問你要玩具。”聽到這話,趙麗娜心裡酸酸的。
  16年的護理生涯,兩千,三千……趙麗娜數也數不清,到底迎接過多少新生命的降臨。她的腿部靜脈曲張嚴重。她撩起褲腿,右腿上,手術的痕跡至今還在。
  (下轉A09版)
  (上接A08版)
  大多數工作時間,都是一夜不眠
  時間:5月8日地點:產後二病區人物名片:李亞平,護士,7年從業經歷
  護理心語:“無暇照顧兒子,兒子有時會不和我親,那時心裡會很不好受。”
  8日傍晚6時許,夜班接班的是護士李亞平和朱瑞麗兩人。
  一到崗位上,李亞平便拿起胎心監護儀出入其分管的病房,緊接著,又和新生兒科醫生一起到病房為嬰兒會診。
  從下午6點接班,一直到次日早上8點才能下班。夜班期間,無論嬰兒有任何需求,她們都會幫忙料理,大多數時間都是一夜不眠。
  李亞平兒子今年2歲多,值夜班期間,都是由其奶奶幫忙照看。
  “我愛人是部隊的,帶孩子少。我也經常上夜班,孩子只能交給他奶奶帶。”李亞平說,夫妻倆都忙,擔心老人一人帶孩子太累,現在白天,孩子都會送到幼兒園,“昨晚我不值夜班,想讓孩子跟我睡,但他硬是要跟奶奶睡。我當時心裡特別不好受,天下哪有母親不愛孩子的。”李亞平說,不過,她相信,等孩子長大了,會明白她的。
  乾這份工作,要有超越母愛的天使之愛
  時間:5月9日地點:婦產科嬰兒洗浴中心人物名片:楊麗雲,主管護師,23年從業經歷
  護理心語:“做這份工作,要有超越母愛的天使之愛,要有愛心和強烈的責任心。但我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
  9日上午9時22分,省醫婦產科嬰兒洗浴中心。產後一病區的楊麗雲和二病區的尹亞麗在為各自病區的新生嬰兒洗澡。
  從早上8點接班開始,楊麗雲已準備為第三個孩子洗澡。而一上午,她要為產後一病區的14個新生兒洗澡。
  楊麗雲抱起孩子洗澡時,記者註意到,為防孩子耳朵進水,她用手輕輕將孩子耳朵捏了起來。她給嬰兒梳頭時,只見梳子輕緩地緊貼頭皮,由前往後游走,以防梳子刮傷孩子頭皮……楊麗雲說,她從1991年在省醫婦產科做護士以來,今年已是第23個年頭。工作中的各種細節,楊麗雲張口就來。用她的話說,“乾這份工作,要有超越母愛的天使之愛。要有愛心和強烈的責任心。”
  但一提到自己的孩子,她卻慚愧,稱自己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楊麗雲的孩子現年16歲,孩子小時,她及愛人因工作關係都沒空帶,多數時間由鄰居、同學幫忙照看。孩子一歲半時便被送進了幼兒園。  (原標題:“天使媽媽”:用愛呵護每個新生命)
創作者介紹

林海峰

ohhmrj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